無情最是臺城柳
依舊煙籠十里堤

傍晚的窗外
一片鮮甜的橙色
像剛榨好的香吉士汁
緩緩倒入透藍的杯子裡

記得國中暑假的輔導課
總有考不完的試
但不管放學後心情是沉重還是輕快
每天的夕日
和輕拂過腳踏車的涼風
都還是美的那麼溫柔
夏天的夜晚來的遲
就任由著滿天層疊的顏色
攪和成悠閒的氣氛
包圍著人們
和那些說不清的心事

在自己建構的小小世界裡
即使是狂風暴雨
外頭卻還是一如往常的運轉著
燦爛的依舊燦爛
晦澀的依舊晦澀

當那些被加在某些風景中的故事淡去時
如果還能夠單純的被廣大的美好感動
即使只是瞬間
是不是就代表
我們其實都還夠幸福?

creamymil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