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跟智齒先生不告而別了
雖然說自己一直大吵大鬧說是醫生的錯
因為他問要不要拔後只停留一秒
就請護士拿麻藥針給他
但是我只是驚慌失措的躺在"手術台"上
為什麼不把他的手推開大聲說~不准動!我還沒考慮好
就像很多原本能自己抉擇的事
到最後只徒留後悔的份
後悔與抱怨連自己都不愛聽
當自己在胡亂下決定時
能不能也大聲說~不准動!我還沒想清楚
哈哈 真是莫名其妙的聯想
但也越來越覺得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看過越來越多不同的走路方式
反而使自己的步伐凌亂了
心中的城市正百廢待興
搬著一塊大磚卻不知道哪裡適合擺放
但也只有四處奔走尋找一途
重新舖一條不越軌的鐵道




creamymil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